洛扎新闻>时事>必赢99-梁锦松:大湾区框架政策将出 香港或至少有这3个定位

必赢99-梁锦松:大湾区框架政策将出 香港或至少有这3个定位

2020-01-11 18:45:14

必赢99-梁锦松:大湾区框架政策将出 香港或至少有这3个定位

必赢99,1月15日消息,由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及香港贸易发展局(香港贸发局)主办的第12届亚洲金融论坛14-15日于湾仔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主题为共建可持续与共融的未来。南丰集团董事长及行政总裁梁锦松出席并发表演讲。

关于香港的定位,梁锦松表示,大家都在等国家对粤港澳大湾区的框架政策出台,但预计至少会有金融中心、三创中心(创新、创意、创业)、人才中心等中心定位。他认为,可以从加强金融资产管理、完善创新企业退出机制、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吸引国际人才等方面入手,让金融更好的服务香港的发展。

以下为文字实录:

梁锦松:各位早上好,刚才曾瀞漪说了很多,我的身份是在香港做企业,在国内也做一点地产和医疗,所以我先谈谈我对大湾区特别是香港在未来有什么机遇,特别是怎么样可以为国家多做贡献。

背景大家都很清楚了,现在国内的经济暂时还是比较严峻,但是长期还是看好,香港有两个很重要的机遇或者说风口,一是大湾区,二是人民币国际化。英文说,在房间里面的大象,就是中美的矛盾,在这样的情况下谈金融,谈香港的定位,我觉得也是一个挺好的时候,虚的话套的话就不说了,我说几个可以落地,也是可以做起来,对香港、对国家可能都有好处的。其实香港的定位我们都在等国家大湾区的框架出台,我猜总离不开最少有以下几个中心:

第一,金融中心,香港是国家唯一的一个全球金融中心,可能在座有上海来的,说上海怎么样?如果人民币还不会在资本全兑换下,很可能会是一个很重要的金融中心,但是总体来讲是国内的金融中心。定位有点像东京,东京很大,但是主要是辐射于日本国内,上海可能在很长期间都是这样,我们都知道在国际金融中心每个时区只有一个,北美洲在纽约,欧洲在伦敦,亚洲很可能是香港,有些人说是新加坡,但是这几个中心有一个共通点,都是用普通法的,就是英美法系,主要的原因我跟以前的上海领导也说过,普通法有一个很好的好处,普通法系有很多的案例,几百年之内的案例,还有普通法跟大陆法不一样,大陆法就是法律允许你什么就做什么,普通法就是法律没有说你不能做的什么都可以做,所以在创新上用普通法还是比较有优势。

第二,香港应该要发展创新,我经常说香港应该是三创中心,创新、创意、创业,创意产业包括媒体、建筑等等,在现代经济都是很重要的领域,而香港因为我们还是比较自由,法治比较健全,香港是比较好发展创意产业的。创新其实香港也有我们的优势,现在有五所大学是全球100大, 我们的基础研究做得不错,香港就是缺市场。除了金融中心第二个就是三创中心,特别是创新方面我们有所贡献。

第三,大湾区里面都有共通的很重要要素就是人才中心,支持经济重要的手段就是高端的人才,以前有一本书以后经济的竞争不是国与国之间,不是城市与城市之间,基本上是地区的人才战,而香港有这个方面的优势。

先谈金融可以具体做什么,金融有以下几个应该可以做的:

第一,怎么样支持创新。在这个方面我觉得现在的金融里面资产管理还是很重要的,香港怎么样提高我们的吸引力,吸引更多的VC跟私募股权基金到香港落户,我觉得很有需要进一步地研究,无论是税务,无论是各个方面,我觉得我们做得不错,但是我觉得还可以更好。

第二,创新的企业怎么退出?我们可以增加方便管道,去年港交所让生物科技公司还没有盈利就可以来香港上市,这个可以挺好,但是可以多思考其他的创新企业怎么样可以更有机会退出。我觉得在创新上面怎么样支持,是挺好的。

第三,人民币国际化,我们都知道人民币一定要国际化,因为我们的企业、资金已经在全球化。但是,我经常也跟北京的朋友说,跟以前的领导都说过,人民币不应该太快地在资本自由兑换,因为我们还需要有一个放坡地,但是资本不能很快自由兑换,长期有两个资金池,一个是国内一个是国外,风险怎么对冲,怎么吸引境外的人多拿一点境外的人民币,很重要就是在境外的人民币资产管理多一点资产,让人家可以买。我们可以思考在香港上市的股票,部分可以用人民币来结算,特别是吸引境外的人民币,可以到香港买股票、债券,用人民币计价。现在有了沪港通、深港通等也可以让内地来香港买上市的股票,我们也希望国外的股票来香港用人民币挂牌。香港的市场比较小,但是监管还是可以,国际投资者还是比较认可。如果多点好企业来香港上市,让国内的股民可以透过各种“通”可以买,一是可以让国内的股民可以买到好的股票,二是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我觉得还是挺好的举措。在这个方面应该思考。

第四,人才。人才是所有现代经济最重要的要素,香港恰恰就可以在这个方面发挥作用,因为毕竟人才希望是能够除了有工作的机会之外,还希望有一个很好的生活环境,我经常举的例子是谷歌,谷歌在加州的距离旧金山四十分钟的车,但是40%的员工是住在旧金山,原因只有一个,因为他们喜欢跟不同的行业人,包括创意产业的人聚在一块,在交流的时候有市场碰撞,就有创新的意念,香港恰恰就是这样的地方,我们有一国两制,我们的法律体系比较健全,我们还是一个很自由的地方。我们的税很低,我们是交通非常方便,治安很好,可能是全球治安最好的地方,我们的医疗是全球最有效的医疗体系,我们也是一个非常多元国际化的环境,最能吸引国际的人才,欧洲人在香港比较多,针对欧洲我们很有优势。

现在中美的矛盾很多,华裔的科学家可能都觉得要回来,但是除了回国内之外,香港也是很好的选择,毕竟我们是5所大学是全球100大,政府现在也有钱,如果香港吸引科学家,也可以到国家研究院申请研究经费,既享受一国两制在香港的氛围,也可以为国家做贡献。

除了科学家之外,其他行业的人我们都可以吸收,毕竟香港应该是可以支撑更多的人口,地从哪来?一方面可以填海,这是很长远的解决方法,短期的我们还有其他的方法,包括用一些绿地,某些种地,是不是可以跟周边的城市多想想?南沙距离香港用船是一个小时,中环当时到大屿山的御景湾就一个小时,如果用高铁去南沙27分钟,如果能够在通关、税务、当地的医疗教育都能够提供香港素质的医疗,包括我负责其中一个集团在国内做高端的医疗,如果这些问题解决了,是不是可以在周边的地区能够容纳我们更多的人口每天到香港上班或者我们的人也可以在那边工作、退休等等。总的来讲,大湾区是一个很大的机遇,人民币国际化是很大的机遇,香港无论是在金融上面,支持创新的产业,支持人民币国际化,也给国内的好的企业到香港一个规范的城市上市,但是最重要,还是要吸引人才。因为香港有一国两制,我们的生活方式是应该可以为国家吸引更多的国际人才。谢谢各位。